祝宴

_(:з」∠)_就那样吧【向后一颓】

【刺猬的爱情】据说刺猬生气的节奏是冲动,愤怒,炸毛,平静,冷漠,你知道吗?

       她穿了黑色外套,顶着风在桥上漫步。
       格子短裙被吹得翩飞,内里薄薄的校服衬衫遮不住风,勾勒出脊背干涩的弧度
        我恨裙子。
        她这么想着,试图在外套口袋中掏出一包纸巾。
        平生第一次逃课,竟然那么狼狈。
        她吸了吸鼻子,面无表情地审视自己的惨状。
         糟透了。
        她继续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有人拦下她。
         【哟,刺猬小姐。】男生眉眼弯弯,漂亮得像是含了汪泉水,泉水里倒映出盈盈月光,【该回去了吧?跟我走吧。】他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昏黄的灯光下寸寸透着暖意。
        【没人让你来。】她努力装出居高临下的气势,【走开!】
         可惜通红的鼻尖出卖了她,男生恍若没听见似的,自顾自揽上肩拥着她往公寓走:【好啦走了,再不走老板娘就不给我们留饭了。】
      她抿着泛白的唇瓣,极力想要挣脱:【不用管我。】
        【于初年!不要胡闹。】他面无表情地看她,那双盈满笑意的眸子泛着冷漠的光
         【我没有胡闹。】即便是有些害怕,她还是硬着头皮反驳,【你根本就不知道!】她有些委屈地喊,嗓音里带上哭腔。
        过路的人有些诧异地看过来,随后事不关己地回头继续走路——小情侣吵架么,正常啦。
        【不过是段考没考好而已,至于吗?】他冷静地刺探原因,听到了意料之内的回答
        【不是因为这个!】她委屈地嚷,【你这种的人,什么都不懂!最讨厌了!】她直视着那双眼睛,那里映出自己狼狈的哭脸,好气哦,她皱起眉——更难看了。
       啊呀,刺猬炸毛了。他不动声色地移开话题:【那是因为什么?】
        她冷哼一声:【高贵的先生,你没必要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完了,要冷战的节奏。他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现在顺毛才是要紧事,他忙不迭换上笑脸,顺着毛捋:【刚刚跟你开玩笑呢,别闹别扭了。】
         【我可开不起玩笑,先生。】她平静地横他一眼,【请找个能跟你开玩笑的人去吧,我便不奉陪了。】她转身愈走,语气越发冷漠。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她愣住了。
          【不用道歉,是我配不上你。】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淡漠,带着丝丝沙哑,【我太弱小了,即使面对那些话装成平静的样子,我也还是会很伤心。】
        【这样无力的我,连跟你站在一起都是奢望。】
     【我连地狱都入不了,又怎么能上天堂呢?】
       冬日 晚间的风很冷,即使他们生活在南方的小城中,也阻挡不了丝丝彻骨的凉意
         【没关系,我等你变强大。】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瓣,轻声说道,【即使你要下地狱,我都陪你。】
         【你要努力。】
         【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变强大。】
          

           等他们回到公寓,已经差不多九点半了。
          老板娘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替他们煮了两碗面条,热气腾腾升起,她的眼睛如核桃般红肿,看上去有几分憔悴
       【都处理好了?】老板娘手托一杯红茶,精致的五官氤氲在水雾里模糊不清,她面向着于初年,话却在向着他。
        【我等你的结果,秦鹤。】
          老板娘大步流星地离开,却不忘回头叮嘱:【中央浴室的水已经放好了,带你的小刺猬好好去洗洗。】
        【女孩子么,注意点身体总是好的。】
        【谢谢。】初年的嗓音略略沙哑,带着意外的惊艳感。
         【不客气。】
         她微微一笑,作了声应答,算是听到。
         Tbc.
       
          
         
       

就我很神经地拿了一个小茶包
泡了一大锅茶
先放白糖后放蜂蜜
第一口涩味最后一口甜死
emmmmm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总之我全部喝下去了是真的_(:з」∠)_

【于斯の不现实日常】贰

        回归现实?
        不,她从没考虑过这一点。
         如果说一个人一无是处,那个人就真的一无是处了,那样的无聊世界才不想回去。
       【喂,医生,这个病人心跳要停了哦。】
       医生(絮絮叨叨整理床铺) :【不用管她,那个女生是植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送到医院的,一直以来都没有家属来认领,丢出去也不好意思,待在这也是占床位,那么没用,不如死了算了。】
       护士(犹豫不定): 【这样真的好吗?……】
       医生(不耐烦皱眉):【……不用管了快点把机器拿出去,等那个女生一死你就把她送去太平间。】(小跑推着床出门)
         护士(低头喏喏应声):【是】(拿着机器小跑出门)
         
       她看见熔金色的阳光,看见苍翠的枝叶,
        她看见高大的玉兰树上开着樱花
         她看见深海的鲸鱼同狼共舞
          她看见人类淹没在岁月的洪流中
           她看见星星统治地球
            她看见战争令万物消亡
             她看见梦魇肆意横游
              她看见沙子淹没海洋
               她看见,她终于看见
                那个狼狈又无措的小姑娘,
                 孑然一身,怀着一身孤勇
                   冲进了黑暗的社会里
                    被现实粉身碎骨
                     然后有人跟她说
                     【喂,该醒了。】
                        于是她再次回归
                          可她早已死亡.
     

         
       

壹.假装没有标题的样子

※是的,你没看错,又是我,我又来开gao新shi坑qing了_(:з」∠)_
※怕不是蹲的冷坑,自产自嗨
※介绍一下,这位是青山君,一位有洁癖的足球男子
※女主原创,轻微自闭,有特异功能,解除封印(?)武力值Max,
※综漫,略苏,欢乐向,偶尔暴力血腥,间接魔法奇幻,文笔差见谅,ooc预警

      〔其实我个人以前一直不是很喜欢运动类型的健气男孩,因为很容易出汗导致一系列连锁不良反应(눈_눈),就很不愉快,直到遇见了青山……我最喜欢那个点满的烹饪技能!有洁癖的男孩子简直(๑•̀ㅂ•́)و✧!戳中了我诡异的萌点!给他比心心(⑉°з°)-♡!〕
        
          「暂时.第一人称视角」
          春寒料峭,寒风凛冽,宽阔的马路上,汽车川流不息,人来人往,一片喧嚣热闹之景。
        【呐呐,小律,你看,那边马路上有个小女孩在发呆呢!】面容白皙的女生牵着我的手,一脸担忧地对我说道。
        【乖乖在这里等着啊,姐姐先去把她带过来,不然太危险了。】
           【不要去。】她刚想转身,我拉住了她的衣摆,拼命摇头,【那个孩子身上…有不好的气息。等祈织哥哥回来。】
          【但是,我这次看得很清楚哦,那一定是个人类。】她摸摸我的头,露出宽慰的笑容来,【不用担心,我马上回来。】
          【可是,祈织哥哥?】我试图挽留她
          【没事的没事的,小律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安全回来,】她半蹲下身子,跟我拉勾勾,【不要告诉祈织哥哥啊!不然他又要说我了!】她眨了眨右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欢快地跑到马路中央。
        【小妹妹,干嘛站在马路中间呢?不舒服吗?来,姐姐带你到对面去。】她牵上女孩的手,却见女孩子抬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到手了,人类。」
         【冬花!有车!快闪开!!】握着热饮的银发男孩瞪大双眼,打算冲过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大货车飞速撞上了女生,他的身体因失重而刹那间飞至半空,惯性作用下飞了几米之后便重重落地,在柏油马路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脑后溢出一片鲜血,一大滩红色渐渐在衣物上扩散开来。
         【不!!!冬花!!!!!】朝日奈祈织大喊一声,冲上前去。我头脑发晕,被带着往前冲,迷迷糊糊之间,却见那一大滩鲜血流至我的脚边,那双平日里温暖柔软的手无力垂落着,像是在讽刺着什么。
      讽刺?我浑浑噩噩地抬起头,死神轻声在我耳边呢喃,那一双昳丽若夕阳残晖的红眸流露出熔金的光芒,那样好看……那样冰冷。
        恍惚间仿佛有重重锁链将我拘束,一个巨大若食人花的黑色怪物张开血盆大口,吞掉了一个白色的透明光球,隐隐约约好像是人的形状
        是谁?我竭力想睁开双眼,却被人蒙上了
        「接下来便不是你能看的了,小姑娘,」他语气低沉,温声细语地哄,「会做噩梦的。」这句话使我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主视角 第三人称」
         【什么?!】女生猛地睁开双眼,大口大口地喘气,脸色苍白,惊魂未定,眉宇间一片慌乱。
        【律,又做噩梦了?】清清冷冷的嗓音,有人为我披上外套,【快去洗漱,早餐已经做好了。】
        月见律扭头,见他黑眸沉沉,眉宇舒展,一片安然沉静之相,不由得松了口气,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来:【好。】

     「男主第一次出场_(:з」∠)_感觉把男神写崩了(●—●)有时间插播两人青梅竹马小番外,个个都是有故事的人(ง •̀_•́)ง 走完回忆路线之后就完全是日常向欢乐篇啦(๑•̀ㅂ•́)و✧不过还是很心疼冬花小姐姐,埋个伏笔」
       
     

【DRAKNESS】壹 诸神黄昏

      【龙生,就像是一块长面包,吃着吃着就过去了…… 】                                   摘自莱茵日志
      
        又是无聊的一天。
         我颓废地翻了个身,巨大的龙身压在上面,世界树抖了抖,落下好几片叶子。
         那么无聊,不如吃东西吧😄
        我掏了掏世界树的根部,悲伤地发现口粮只剩一点点了!(ノಥ益ಥ)
         我的面包🍞!它准备没了!缺少淀粉摄入对龙的健康成长有很大坏处啊!😭
        怎么办?怎么办?😣
        算了先吃完这一点再说吧【自暴自弃】_(:з」∠)_
         我继续欢脱的啃起了面包
          啃到最后一口的时候,世界树“咚”地一声,倒下了。
         嗯嗯嗯?。?。?
          纯白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崩塌, 被先祖们称为赫瓦格密尔(Hvergelmir)的泉水从开裂的地表流入深渊,永远洁白的天空裂开一道口子,我张开双翼,飞了上去。
          尸横遍野,外面的世界一片血红,瑰丽且壮烈。面对此情此景,我把最后一点面包吞入腹中,双翼高高展开,试图遮挡住天空,远古的龙啸从我口中传出,我张开双翼,追随着先祖的意志沉重而低缓地飞掠天空,无视地面上诸神的吼叫和人类欲望的厮杀,即使翅膀上挂满搏斗残存的骸骨,不知道飞了多久,我终于来到了极远之地——历代尼德霍格 Nidhogg终结之地,因疲惫和饥饿掉了下去,消失在寰宇边缘无尽的深渊中。
         一个世界中不允许有两只尼德霍格——掌管规则的神明曾经这样说过,当旧的尼德霍格死去,新的尼德霍格必将诞生。
         先祖的话语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身躯和精神都变得疲倦不堪,仿佛是被温暖的赫瓦格密尔泉水包容着,我在独处于母体般的寂静和温暖中昏睡了过去,在梦境中不断吸收学习着先祖的经验,不知过去了多少年。
       直到有一天,一位少年唤醒了我。
       「喂,」他对着我笑了笑,伸出手,「你还好吗?干嘛睡在草地上?」
        手掌骨节分明,纹理清晰,生命线却与其他两条交错着,不得善终。
         我那时并未理那么多,直到后来,我才明白
        ——那是一个噩梦的开端
         

【于斯の不现实日常】壹

※这是我的世外桃源,我心目中的理想国
※文笔差勿怪,不定期更新
※日常向,偶尔会出现奇奇怪怪的插曲
※敬请期待

       凌晨三点,客厅的古董摆钟准时报时,床头的红色小闹钟也按时响起,叮铃叮铃地欢腾叫唤。
        柔软的大床上,被窝动了一动,拱出一条戴着圣诞老人式睡帽的虫,懒洋洋的伸手按掉了小闹钟。
         闹钟乖巧地停下,女孩子扯掉睡帽,打了个哈欠,眼睛升起朦胧水雾,她扒拉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向卫生间洗漱。
         “果然睡帽这种东西并不适合我。”女孩拿杯子接了水,盯着镜中眼角泛红的自己,挤了牙膏默默开始洗漱
       ——嗯,薄荷味。
         脚边有猫打转,琉璃蓝的眼睛流转着天空的光芒,毛发如雪般纯白柔软,真是一只温柔的猫——见了它的人无不称赞道。
        “辛苦你了,snowy.”女孩洗漱完毕,抱起猫边顺毛边走向厨房。
       〔breakfast time~( ̄▽ ̄~)~〕
       她为白雪热好了牛奶,等牛奶放温的时间内迅速处理好一份火腿鸡蛋三明治,其中夹上生菜做清淡处理和点缀
         很好。她暗自点了点头,将牛奶端给snowy,自己又切了一个苹果做早餐沙拉
        完美。
        一人一猫优雅地用餐,寂静无声。
        女孩赤脚踩在白色长毛地毯上,脚丫小巧,哒哒哒哒,柔软又暖和,她换上了学校校服,披上了厚厚的冬装外套,纯色的针织围巾永远是过冬的必需品,她套上白色袜子,踩着球鞋
        “我出门咯。”她对猫道别,门咔哒一声锁上。
         早安,世界。
       

      
       
      

【于斯の不现实日常】序·理想国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平民百姓期望着天下大同,哲学家希望实现柏拉图式的理想国家,政治家渴望着出现共产型社会,按需分配,人人平等共处,生活和乐融融,自给自足。
        但是,现在是不可能出现的,就算你挑一百个好人来进行试验,同样会失败的。
        是人,就会有缺点;光明存在,就会有阴影。
        你看,桃花源如此美好,不也是在渔人的记忆中化作泡沫幻影了吗?
         即使如此,很奇怪的,人类还是会心怀期待
          ——像你一样,于斯。
         光影重叠中,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话音却越来越清晰
         “时间到了,起来享受你的理想国吧。”
         

【神柱旅馆】ABO世界(2)狗,鸡,与鹅·上

※不定期更新(๑>ڡ<)☆
※老年人的晚年娱乐~( ̄▽ ̄~)~
※字数不多,文笔差勿怪
※与老中医商量的脑洞
※未补完的重阳节大坑_(:з」∠)_
※给图的恋爱番(ಡωಡ)

      【那一天,神柱人终于想起了,被写手支配的恐惧……】

      时间是深夜两三点左右,鹅两眼一抹黑  (●—●)地出了房间喝水
       没有眼镜的我大概已经是一只废鹅了( ✘_✘ )
      她摸索着晃出厨房,手在墙壁上不停的寻找着灯的开关,却摸到了冰冷的类似于门把手的东西
       噫?到房间了?她心中一喜,右手一扭一拉,霎那间狂风大作,失重感忽然传来,门中有如黑洞般吞噬着一切生物,而自己这个最近的也不能免遭其害
       “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向下一倒,如同坐滑梯般,不受控制的穿过了黑暗
        “嘭”!
         重物落地的声音,鹅东倒西歪地跌在了地上,手中拎着一只拖鞋,一脸不知所措
        不要问她为什么
          为什么别人穿越都穿到房间里就她一个人穿到茫茫大草原上啊?!xxxxxxx?!
        她怒对天竖中指,却见一行字缓缓从眼前升起
         【真·非洲难民】成就达成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手动再见】
          
         算了算了,让她自生自灭吧。
          鹅自暴自弃地想着,却见四周荧绿色漫起,无数双带着杀意的眼睛死死盯着她,仿佛看到了什么无上美味
        我擦!狼!卧槽!一大群狼!
        鹅一脸懵逼,彻底吓傻
         却见天上忽然又蹦出一个黑洞,鸡扑扇着翅膀从里面掉出来,把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狼群受惊四散,却仍旧虎视眈眈,等待灰烟散去一探究竟
       却见鸡一跃而出,拉着鹅就跑
        “你傻子哦,在那里等死哈?知道自己身上没几两肉就别去硌人家牙齿😒”鸡拿出800米满分的速度往前冲去,一边跑一边唠嗑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鹅紧紧跟随,嘟囔着,正想掠过一块石头,不料脚不给力,略略一撞,一扭,脚踝被伤了
        ???这么巧?鸡🐔被迫刹车,鹅两眼一黑,恨不得晕过去
          狼,追上来了
          今日运势极差的养殖户组( ✘_✘ )↯
           嗷困死😪神柱晚安 @骰の神柱

【神柱旅馆】ABO世界(1)

※献给神柱诸位(๑>ڡ<)☆,文笔差勿怪 @骰の神柱
※与老中医商量出来的脑洞_(:з」∠)_
※给图的恋爱番ԅ(¯ㅂ¯ԅ)
※重阳节自产粮
※老年人的重阳贺礼~( ̄▽ ̄~)~
※今天的老年人依旧在搞事情!٩( 'ω' )و
    
       【那天,神柱人终于回想起了,被写手支配的恐惧……】

       马蹄敲击在铺着石板的大道上,发出“哒哒哒哒”的清脆声响,外表朴实无华的的马车最终停在了目的地——一扇铁质雕花大门的前面。
       马车外壁,道格尔家族鎏金的家徽在阳光下闪烁着——那是一只被簇拥在玫瑰中振翅欲飞的荆棘鸟,这种鸟类即使被荆棘贯穿胸口,也不会停止歌唱——直到死亡。
        那种壮烈而凄厉的美感无比令道格尔祖宗动心,遂以此作为家徽。
        lailai漫不经心地听着女仆的解释,话音刚落,却感到马车一顿,停下了。
       “到了?”她用手挑起车帘,抱着肥猫跳下马车。
        “是。”女仆艾丽提着裙摆紧随其后,她抬手按响了一旁的门铃,“这里就是学院入口了。”
       大门嘎吱一声,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如教堂般宽广的大厅,天堂的油画绘在壁顶,和蔼仁慈的神明微笑着伸出手,向他苦难的子民张开怀抱,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争先恐后向他飞去,而罪恶的灵魂背后黑色斑驳,从云层坠落,投入地狱。
         lailai试着学习神明慈悲地微笑,唇角却勾起了冷酷而怜悯的弧度,像是在极大地讽刺着这场不像样的闹剧。
        当她踏进大厅时,无数异样的目光向她投来,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个人不是alpha吗?怎么被投进了我们omega的灵力测试场?”有人疑惑
        “瞧她那瘦弱的样子,肯定是alpha中最弱的那个,连我们都不如。”有人轻蔑冷笑
         “她长得那么好看,会不会是某些大家族的娇娇大小姐,怕吃alpha军事学院的苦,便动用关系,被送到这里来了?”有人推测
         “管她呢,反正不关我事。”有人漠然
         “小姐…”女仆艾丽皱紧了眉头,她也在怀疑是不是大门口的精灵判断出了错,“一般alpha都会进军事学院,只有omega这样身体素质较弱的才会进入魔法系……”
        “还有这样的规定?”lailai挑眉,望向小女仆。
        “不…只是平常而已,大家潜意识里都已经习惯了。”女仆乖巧摇头,“小姐,要不要我让他们闭嘴?”艾丽上前一步,却被lailai挡住了。
        “我来就好。”lailai向小女仆微笑,颊边随动作泪痣向上扬起,唇角勾出妩媚的弧度。
        皮靴向前一步踏出清脆步伐,lailai挡住了身后的小女仆。
     “我说你们啊……”嗓音慵懒散漫,如午后阳光下伸懒腰的猫一般随意自在,她显然并不在意有没有人听到她的话,因为最重要的放在最后。
        “说够了就闭嘴吧。”嗓音清脆有力,铿锵如金石掷地,仿佛第一声划破黑夜的鸟鸣,她黑色的长发无风自舞,暴涨的灵力如潮水般涌来,压迫着一群人的感官和精神,唯有少数几人感觉灵力如浪潮般轻轻拍打过岸边,安抚了几下便消失了。
         “你——”omega的尖细嗓音截然而止,一振闪着寒光的刀刃不知何时横在了她脖颈之上,冰冷如毒蛇吐信。
        “请你放尊重一点,为了你的生命,容貌,一切都好。”手持刀刃的男孩子形貌昳丽,披散的橙粉色长发几乎可以让人错认性别。
不少女性omega失神于他的样貌,如果不是被压制住了,估计会直接扑过来吧
        而男孩子却厌恶地看了她们一眼,将眼神转回原主:“主人,可以了吗?”他的眼神从厌恶转化为浓浓的喜爱与亲昵,所投向的对象无一不让女性omega羡慕与嫉妒。
        “你可以回本丸了,乱。”lailai微微点头,朝着男孩子歉意一笑,“抱歉,让你来做这种事。”
        “没事,说明主人第一个喜欢的就是我嘛。”男孩子收刀入鞘,蹦蹦跳跳地走过去搂她脖颈,在她颊上落下一吻,“说好咯,今天晚上要和我一起玩。”他咯咯笑着,却将锐利的目光投向在场每一个对她的相貌露出觊觎垂涎之色的男性,“那么,我走啦,88~”“嗯,注意安全。”她点点头,只见男孩子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留下了主仆二人一猫。
        真是孩子心性,动不动就吃豆腐,不知道跟谁学的。lailai摸摸颊上被亲吻的地方,哭笑不得。
        ——改天一定回去整顿一下本丸风气,免得带坏了纯洁可爱的短刀们。(๑•̀ㅂ•́)و✧
         回头看看女仆艾丽,她正眼观鼻鼻观心,低垂着头静默不语
        很好,很上道。lailai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调动此地充沛的灵力作威作福。
       “各位,请听好了。”她微微一笑,“从今天起,只要我看见你们多嘴多舌,叽叽喳喳,用街头长舌妇人的样子,败坏学院风气——”她环视一周,残酷地继续说道:“只有比今天更惨的下场。”
        “你以为你是alpha,就可以随意主宰他人的生死了吗?我们可是omega,繁衍优秀后代的重任都在我们身上。”有人出口顶撞道
        “你的脑子呢?先生。”她嗤笑一声,不屑一顾,“我所认识的omega,是善良,温和,柔软,美丽而坚韧,不被天生的限制而轻易打倒的人。人人生而平等,我并不认为alpha天生体质优秀就该高人一等,也不认为omega天生柔弱就该自暴自弃,屈服于命运之下。”
        “可是看看你们,”她环顾四周,“一群没用的废物,因为独有的生育优势而沾沾自喜,狂妄自大,你们自甘堕落,认为自己只有一个生育机器的能力,可以,我懒得管你自生自灭,”她搂紧了肥猫,“但是,请不要因为嫉妒而产生丑恶的嘴脸,因为以为自己高人一等就排挤不屑,我想要的只是语言上的平等,行为上的尊重,你来我往,互相帮助,和谐共处,不必因为那些钻牛角尖的狭隘观点产生矛盾,也不会因为高傲而欺凌无视软弱,风水轮流转,认清形势,先生小姐们。”她找了张椅子坐下,“不然,哪天倒霉的不是别人,就是你了。”
        灵力一松,众人纷纷泄力坐倒在地上,一股柔和如春风的淡灰色灵力将他们扶起,坐到椅子上,并捧来了热茶。
        “这是我的规矩。”lailai望着袅袅升起的茶雾,有些失神,“请你们务必遵守。”
         看着这个状似在发呆的女孩子,众人心里无不腾起了同样的想法:真是个,奇怪的alpha呢。
    【恭喜玩家收获一只发呆•喝茶的野生•可怕•lailai!】
    
       
         
      
       

【神柱旅馆】ABO世界 •序

※献给神柱诸位(๑>ڡ<)☆,文笔差勿怪 @骰の神柱
※与老中医商量出来的脑洞_(:з」∠)_
※给图的恋爱番ԅ(¯ㅂ¯ԅ)
※重阳节自产粮
※老年人的重阳贺礼~( ̄▽ ̄~)~
※今天的老年人依旧在搞事情!٩( 'ω' )و

    〔那天,神柱人终于回忆起了,被写手支配的恐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半夜,高昂的鹅叫声忽然贯穿了整个神柱旅馆。
        窝在书房的lailai手一抖,文档上蹦出一堆乱码,肥猫喵呜一声跳到了她头上,咖啡杯被撞翻在地,好好的白色地毯印上一块棕色的污渍,以及隔壁众人的吵闹声,嘈杂碰撞声,开门趿拉拖鞋声……
       ——场面一度失去控制。
       lailai默默的将肥猫从头上扒拉下来,抓起魔杖随手来了个清理一新,将文档上的乱码删去,理了理自己的一头乱发,抱着肥猫出了房间
        ……鬼知道养殖户半夜在搞什么?!!
        她打了个哈欠,眼底下淡淡的青黑色清晰可见——她都快拖了三天没更文,时政的一大摞公文还没有处理,审判那边还有需要批复的加急文件…她都快催疯了,只好快马加鞭,赶紧赶慢,想在开完ABO的新坑之后好好休息一下,不料养殖户一声嚎叫,她不得不继续来面对现实。
        lailai慢悠悠地走到大厅,神柱一伙人几乎全在那里了……除了发出惊叫的养殖户(鹅)。
       “鹅呢?”老中医一脸懵逼,整个人瞬间切换成起床气模式,“半夜失踪了?”她没发现自己提出了一个多么惊悚的话题,一歪身子倒在了老板身上。
      “不知。”老板扶住了自己身上快要滑落的老中医,“你们有谁看见鹅吗?”
       其余人皆摇头,鸡总一脸冷漠:“怕不是万圣节娱乐。”
       “我看不像。”图摇摇头,一脸严肃认真。
         “噫,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台机器?”海葵姬敏锐地发现问题,往退后了一大步
        “哦,好像是某个恋爱游戏的赠品。”lailai绕到机器后面,“泡,这是寄给你的?”她疑惑地问
       死宅泡泡一脸(눈_눈):“怎么可能?!这种诡异的粉红色蝴蝶结大冰箱哪个人会要?!就算我最近少女心迸发!”她激烈辩驳
        众人:……
        “……不你们听我解释!”泡泡后知后觉,伸出尔康手
        集体向后退一大步:“不不不我们都懂。”
        Close your mouth.JPG
        泡泡:……
       〔您的好友商人(泡泡)已下线〕
        商人一脸颓废地倒在了沙发上,lailai抱着肥猫思索片刻,望向了冰箱门顶部(神柱最高),那里有一个小小的显示屏:
名称:《ABO设定恋爱世界》   进入人数:一人
        完了,lailai心里咯噔一下,鹅你这是在搞事情啊😱!!
        “lailai你在看什么呢?”狗哥大大咧咧走过来,大力拉开了一扇冰箱门,“鹅在里面?”
        “别!!关……”lailai惊叫,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完,狗哥一脸懵逼地被吸进机器里面去了
         lailai发誓她永远不会忘记狗哥那懵逼中带着一丝迷茫,一丝不安,八丝单纯与天真的表情,连同那蓝色的哈巴狗睡衣🐶
         !!!少年你还是太天真π_π。lailai此刻恨不得掩面痛哭,但她还没来得及向众人解释,一股巨大的吸力便从身后喷涌而出,将她卷了过去,冰箱双门大开,众人仿佛被卷入了龙卷风眼,浑浑噩噩地穿过黑暗的隧道,不知坠入了何方。
        lailai是被阳光唤醒的。睁开眼睛,从素色窗帘中轻轻洒下的阳光温暖得让人浑身发懒,她怠惰地翻了个身,叹了口气,舒舒服服地准备继续睡下去。
   不料,温软而谦卑的女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她的美好设想:   “小姐,您醒了吗?”
        “噫?!!”lailai猛地翻身坐起,“什么是小姐?我是谁?这里是哪里?跟我一起来的其他人呢?”她目光灼灼,周身散发出上位者迫人的威势。
        女仆谦卑地躬下身,有条不紊地回答道:“这里是道格尔家族城堡,圣彼得城,ABO大陆,您是道格尔家的嫡系alpha,堤喀•道格尔,昨天晚上用过晚饭后便睡下了,并未会见其余人物。”
         NPC?没想到这个系统还挺贴心,她摸摸下巴,问:“我的猫呢?”
        “您的怀里。”女仆依旧低着头,眼神望着裙角。
        肥猫应和般的喵了一声。
       “好的,谢谢。”lailai撸了几把肥猫,彻底放松下来。
       “我今天的日程是?”
        “用过早饭后去参加圣彼得城的ABO军事学院选拔,选拔结束后回城堡用晚饭,收拾行李去学院宿舍入住。”
        “???”说好的主体是恋爱虚拟游戏??还要考试??你怕不是在欺负老年人???她彻底懵了。
     【恭喜玩家收到一只野生•懵逼•不是很懂世界设定•lai.】
       上帝啊,神柱其他人呢??lailai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TBC.